首页 »

写作《杨度外传》的他,与周小燕同日离世

2019/9/11 23:20:47

写作《杨度外传》的他,与周小燕同日离世

 

田遨与《杨度传》 韦 泱 3月4日,与“中国之莺”周小燕同日离世的,还有九八高龄的老报人田遨先生。他是1949年5月上海《解放日报》创刊第一期的参与者。这样的老资格报人,于今寥寥无几矣。

 

生于1918年12月的田遨本名谢天璈,济南市历城谢家屯人,出身书香门第,父亲是前清进士,家里藏书颇多,故田遨自小嗜书如命,养成“书呆子”性格。他年轻时做过小职员、银行雇员,1948年参加革命工作,在恽逸群任社长的济南新民主报社主编国际副刊。1949年随军南下,在江苏丹阳结集,模拟试办了一个多月的《解放日报》,5月27日进入刚获解放的上海,与同仁们接管申报馆,同时参与《解放日报》的创刊工作。之后,田遨一直担任报纸国际版副刊的主编,撰写了大量国际题材的随笔、杂文。1960年,田遨调往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任编剧。

 

“文革”结束,信息始畅,田遨闻知周恩来总理曾转告上海《辞海》编辑部,在有关“杨度”的词目条下,应写上他最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事实,说“他晚年参加了党,是我领导的,直到他死”。这个消息让田遨兴奋,也改变了他对杨度的看法。不久,《解放日报》兴起版面革新之风,新创“连载小说”副刊,以增强报纸的可读性与吸引力。报社将杨度作为连载内容之一,列入备用选题。在商量具体撰稿人选时,有人提议,请老报人田遨出山,因为他是最合适的执笔者。报社找到田遨征询他的意见,结果一拍即合。尽管田遨认为写杨度难以落笔,但经不住这个题材的“诱惑”。更因为,他感到报社提出的写作要求,“有追求历史真实的责任感”,纵有再大困难,也要迎难而上,竭尽全力完成任务。对于工作了十多年的娘家《解放日报》,田遨的内心充满感情,有着“情义难却”的意味。

 

 

其时,田遨已六十开外,刚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编剧岗位上离休,可以有较为宽松的时间从容写作。我问他,以前接触过这一题材吗?田老浅浅一笑说,从学生时代起就喜欢文史,尤其是历代人物掌故。一次,在阅读有关袁世凯的资料中,知道了杨度其人,在头脑中对其留下了“政客”的最初印象,后来知道,这自然是自己的偏见喽。连载小说要写得有小说味,让人读得下去,需要形象化。田遨决定以“外传”的形式,充分运用小说写作的艺术手段,如人物对话、情节描写等等,写得生动可读。甚至在细节处,还要设身处地进行合理想象和推测,给读者以联想的空间和阅读的愉悦。

 

小说甫成,率先在《解放日报》“连载小说”上连载。连载首日的《编者按》中说:“作者以丰富的学识,清丽的文字,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清末民初,既沐浴过皇恩,又接受了日本维新思想的知识分子杨度的形象,把这个近代历史中有争议的人物,栩栩如生地再现在读者面前。”一石激起千层浪,连载尚未结束,反响之热烈,出乎人们的意料。当然,其中也夹杂着一些不和谐之音。反对者说前半生不该写杨度拥护袁世凯,是丑化了传主。报社则据理力争,认为正因杨度的前半生与后半生有极大的反差,才值得写传。读者中也有人认为,小说过分美化了杨度,这当是见仁见智的了。也有读者写信给作者,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和建议。田遨深感,这是读者对这部小说的关心,也是对作者的鼓励。复旦大学教授王蘧常写诗赞曰:“笔健能绘大瀛海,文采真同旷代才”,下联即指《杨度外传》一书。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在《沁园春》一词中写道:“寄意外传,文采奕奕,个中滋味苦中酣。”

 

田遨《杨度外传》(解放日报版) 

 

传记小说《杨度外传》在《解放日报》连载结束后,报社于1984年10月将其编印成书,印行5万册,作为内部发行。田遨在书中《后记》的最后一段说:“写杨度其人是(储)大泓同志出的题目,也是他最早审稿,阿章同志、(孙)竞男同志都对这本书的问世给了不少帮助。王维同志、丁锡满同志始终关怀这部作品的连载和出版。”这是作者的肺腑之言。正因为有了当年《解放日报》同仁的鼎力相助,才促成了《杨度外传》在报上连载与书籍的问世。此书虽属内部出版的非卖品,但请了报社美编洪广文作了封面设计,又请美影厂老同事、《孙悟空》画刊美术编辑(田遨是该刊执行主编)李绍然画了插图。除书后印“工费本:1.00元”的字样,其他与正式出版物无甚两样。因《杨度外传》的连载和出书,好评如潮,不久,便获得解放日报社颁发的好作品“石门奖”。同年8月,《杨度外传》由河南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。首印17万册之多。于今听来有点不敢相信的这一印数,却是此书当年受到读者热诚欢迎的一个佐证。此书在1990年香港书展上又荣获一等奖。《杨度外传》一年中出版了解放日报社和河南人民出版社的两种版本,又分别获得两种奖项,可谓“梅开二度”。正式出版不久,老报人陆诒到北京开会期间见到夏衍,因《杨度外传》中写到沈端先(夏衍),两人便作了热情交谈,陆诒回沪后写了《夏衍谈〈杨度外传〉》一文,发表在《解放日报》“朝花”副刊。

 

田老书法

 

当年,《杨度外传》出版时,田遨欣然提笔赋诗二首,其一写道:“前贤心迹剖明难,褒贬随人意未定。写到子云投阁恨,千秋谁与洗沉冤。”近年,回首往事,田老不禁感慨系之,在甲午初春写下七言一首:“书生襟抱本无垠,杨氏生平见率真,爱国情怀终不泯,一时毁誉任纷纷。”

 

《杨度外传》问世后,田遨还写过关于任伯年的《丹青恨》、郑和的《宝船与神灯》以及《钟馗新传》等人物传记。《杨度外传》作为国内第一部杨度文学传记,当在现代出版史上留下重彩一笔。

 

《杨度外传》解放日报连载剪报

田老晚年照片